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爱达力旗舰店 / 2019-01-30
[] [] []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每当这首“过年谣”唱起,就意味着传统的“小年”到了。“小年”是迎接春节的开端,从今天起,人们开始陆续准备年货,打扫房间,新年新气象,表达了中国人对新的一年的美好的期待和祝愿!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什么是小年?

“小年”也被称为灶王节,是中国民间传统的祭灶日。民间传说,每年腊月二十三,灶王与土地一起上天去通报每个家中一年的善恶,让玉皇大帝赏罚。因此,人门便以糖饼、年糕、枣、栗、胡桃等祀灶神。祭灶时,还要把关东糖用火融化,涂在灶王爷的嘴上。这样,他就不能在玉帝那里讲坏话了。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灶王爷

现在我们所见到的灶王,都是男性的形象。从古代的文献记录来看,灶王形象确实曾经有男也有女。《太平御览》卷五二九引东汉许慎《五经异义》云:“灶神祝融,是老妇。”(灶神祝融是一位老妇人)。

后来随着后来儒家文化与男权占据绝对主导,灶王作为“炊母神”的形象逐渐褪去。到汉后,灶王基本已是男性形象,女灶王只留下了一个“状如美女”的模糊想象,或者作为男性灶王的配偶“灶王奶奶”而伴其左右。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灶王爷与灶王奶奶

为什么南北方“小年”差一天?

我国的春节一般是从每年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的祭灶揭开序幕的,有所谓“官三民四船家五”的说法,也就是官府在腊月二十三日,一般民家二十四日,水上人家则在二十五日举行祭灶仪式。举行过祭灶后,便正式地开始做迎接过年的准备。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据研究,“小年”源于上古时期人们对火的崇拜,在殷商时期的“五祀”和西周的“七祀”中,“祀灶”都是重要内容。魏晋之后,作为“祀灶”对象的灶神逐渐被人们所接受,“小年”作为节日基本成型。清朝之前,“小年”祭灶都在腊月二十四,如在成书于宋末元初的《梦粱录》中,就有“(腊月)二十四日,不以穷富,皆备蔬食饧豆祀灶”(腊月二十四,无论穷人还是富人,都会备各色菜肴祭灶)的记载。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清朝的皇帝从雍正年间开始,每年腊月二十三在坤宁宫祭神,顺便连灶王也一起拜了,所以《清史稿》就有了“惟十二月二十三日,宫中祀灶以为常”(腊月二十三日,宫中通常会祭祀灶王)的记载。后来王族、贝勒乃至百姓都随之效仿,北方民间“小年”祭灶时间逐渐变为腊月二十三日。而南方大部分地区由于距离政治中心较远,则继续沿用旧历,即腊月二十四日祭灶。

如此一来,南北方过“小年”就相差一天了。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小年”有哪些习俗?

从“小年”开始,“过年”的大幕正式开启,人们开始准备年货,干干净净过个好年。

祭拜灶王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前面已经说到了,“小年”也是民间祭灶的日子。祭灶,是一项在我国民间影响很大、流传极广的习俗。旧时,差不多家家灶间都设有“灶王爷”神位。人们称这尊神为“司命菩萨”或“灶君司命”,负责管理各家的灶火,被作为一家的保护神而受到崇拜。在送灶时,人们在灶王像前的桌案上供放糖果、清水、料豆等,以表自己真诚祭拜灶王爷,为的就是让灶王爷在玉帝面前多说“甜言蜜语”。

大扫除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民间腊月二十四又称为“扫房日”,在这天,各家各户都要认真彻底地打扫室内,粉刷墙壁,擦洗玻璃,俗称扫尘土。北方称“扫尘”,南方叫“掸尘”。因“尘”与“陈”谐音,新春扫尘有除“陈”布新的含义,都是意在清除所有污浊,将一年的不顺、不快一并清扫干净,扫地出门,以新的气象迎接新年的到来。

贴窗花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窗花多以喜鹊登梅、鹿鹤桐椿(六合同春)、五蝠(福)捧寿、莲(连)年有鱼(余),鸳鸯戏水、和合二仙等有吉祥寓意的图案为主题。将红色的窗花贴在打扫一新的屋子里,更添喜气。

贴春联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小年”以后,家家户户都要写春联。民间讲究有神必贴,每门必贴,每物必贴。大门上的对联,是一家的门面,特别重视,或抒情,或写景,内容丰富,妙语联珠。

吃饺子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过“小年”吃饺子,取意为“送行饺子迎风面”。在很多地区,一到腊月就开始各种吃饺子了。冬至要吃,“小年”要吃,而大年三十,初一初五初七也都要吃饺子……甭管啥节,吃饺子就对了。

蒸花馍

小年到了!祭灶 送神 迎新年

腊月二十三后,家家户户要蒸花馍。“一家蒸花馍,四邻来帮忙”。蒸花馍,往往是女性一展灵巧手艺的大好机会,一个花馍,就是一件手工艺品。

什么是年?在中国人的一生中,团圆就是年。无论走出多远,也走不出家的牵挂。今天是小年,离农历新年还有七天,不管身在哪里,都祝愿你们阖家团圆。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旅游频道)

© 2005-2019 一个须发花白的老汉牵着一头黑驴驴子上坐着一个俏丽少女前来投宿。老汉扶下少女又把黑驴系在槽上就在米芗老对面的房间里安置下来。两人在堂屋相遇就互相拱手作揖。米芗老自报姓名里居老汉也回答说老夫姓刘是华阴县虾蟆村人今年六十七岁老伴早已亡故。昨天赶到军营中用四两银子买了一只装人的布袋不想打开来一看,那个女子太年轻了幸好容颜姣美带回家中后用红纸贴阁门芦杆作窗帘草草办完婚事也足以使我晚年欢娱了。米芗老一听不由得心中热辣辣的既羡慕又惋惜更深恨自己命苦福薄。那刘老汉却一脸得意之色又兴致勃勃地拉着米芗老的衣袖道咱俩一同买妻而婚又在此处不期而遇这也是缘份啊何不到集市上痛饮一番呢。老夫身边尚有若干碎散银子情愿作东。米芗老本想托故不去但又想借他人杯中之酒浇自己胸中之愁倒也不错也就答允下来。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